佛訊網,佛教資訊門戶!
當前位置:主頁>佛教信息>美文>正文

砍柴挑水無非禪

2017-05-21 來源: 責任編輯:佛訊網-新媒體

分享到:

砍柴挑水無非禪

砍柴挑水無非禪(圖片來源:資料圖片)

今天中午,耀智法師從山下給白云洞帶回了上百棵菜苗,要不及時種下,恐怕會壞死。所以,過完堂后,就和洞主挑著擔子,冒著小雨去白云洞。天氣很冷,又下著雨,道路自然更加艱難。沒戴手套,手很快就凍僵了。帶著土的菜苗越挑越重,實際上是體力下降了。

大約兩個小時后,我們總算到了白云洞。這邊的天氣比老祖寺那邊好些,雖然陰著天,但是卻沒有下雨,也沒有起霧。我們沒來得及燒水,就先去掏火碳灰(菜苗的根必需用火碳灰沾一下,再種下去才不會爛)種菜了。菜地里的土雖然有點濕,但還沒到和泥的程度,所以干起來還不是很費勁。

也不知道干了多久,反正是腰也酸了,人也沒有力氣了,拖拖拉拉總算把菜苗全種完了。很久沒有這么干活,忽然彎腰種這么久的菜,真是累得很。但還不是可以休息的時候,有很多事情要趕在天黑前做完。我去挑水澆菜,洞主則去燒水煮茶,因為很明顯,天色不早了。

這次來白云洞,我特意不帶手機。這樣不但與外界沒有聯系,就連時間也不知道了,一切由天色來定該做什么。等到澆完菜,天開始暗了,屋里需要點蠟照明。喝了會茶,我感覺到餓了,而洞主說不想吃,我只好自己做自己吃。這樣,我就第二次點著蠟燭燒火做飯。

可能是活動量大的原因,將近半斤的面條全被我吃完了。因為很喜歡在洞里面打坐,所以想拿墊子到洞里面去。走到屋外一看,才發現外面正下著雨,只好取消了到洞里打坐的計劃。雖然不喜歡在床上打坐,但是在這樣黑乎乎的環境里面,不打坐又干什么呢?于是各自上床安坐。

也不知道坐了多久,感覺困了就兩腳一伸(在床上打坐就是這樣不好,稍微感覺不好就躺下了,而別的地方則沒有這么方便)睡下了。半夜醒來,聽見房頂上的風雨聲大作,山風的聲音還真有點嚇人,不過我是嚇不著的。因為小的時候就住過這樣的房子,房子還沒有這個好,那個時候還要做好隨時倒塌的準備。

好像坐了很久,我也希望能坐到天亮。結果天就是不亮,腿子也疼起來,體力也沒有了,只好再次伸腳睡大覺。這一覺才真正地把身體的勞累消除。外面風雨大作,根本無法出門,只好在房間里面活動了。

簡單地做了早飯吃了,也不能出門,我們倆就收拾工具,給買回來的各種刀具安裝手柄。我算了一下,居然有十把刀,十幾個鋤頭、鐵鍬等。這么豐富的工具,小的時候我是連想也不敢想的。那個時候,一件工具會有很多種用途,而且會特別小心地維護。我們就這樣開著門,看著外邊的風雨,給工具上把柄。高山的氣候真的很有意思,風雨也和山下有很大的區別。最大的特點是變化莫測,一會兒是山頂下來的風,一會兒是山下上來的風,一會兒是旋轉風(后來我才知道這是因為山形的原因,幾個方向的風在這里交匯形成了各種各樣的情況),一會兒……

由于氣溫的變化,雨也常常變成濃霧,變成霧夾雪,變成雨夾雪,變成……后來干脆變成大坨大坨的雪團。一般我們看到的是鵝毛大雪,這樣大坨大坨的雪還真是第一次見到,感覺實在很有意思。大坨大坨的雪往地上砸,好像還能砸出聲音來似的。

房間里面與外邊的光線有很大的差別,從房間里面看出去,大坨大坨的雪好像不再是白色的了,灰色的雪坨把天空都變暗了。有時經山風一吹,雪坨就變成了雪絮,滿天滿山地飛舞,還飛舞出各種各樣的畫面來,常常讓我忘記了手上還在干活呢!

把所有的手柄安完后,我們都餓了。自然是燒火做飯,今天還要回到老祖寺去。盡管很不想冒雨趕路,但是有約在先也不好爽約。命很好的是,吃完飯后雨雪也停了?墒,出門一看,我們種的菜慘了,被埋在白雪之下生死不測。

我們還是穿上雨具往回走。一路上,越往下走,霧越大,快到老祖寺的時候下起了小雨,想想剛才路上還有一絲的陽光,不由地生出感慨,山里的天氣真的是變化莫測。

一路上的風光真的是無法描述,云霧飛來渡去無法描述,山色忽隱忽現無法描述,白雪掩映下的姹紫嫣紅無法描述,雨后的綠葉閃閃發光無法描述……真的是什么詞匯也無法描述這些難見的山景,再多的字眼也描述不完這些少見的風光。

foxun.com.cn: 佛訊網,佛教資訊門戶網站,佛教新聞媒體!
Copyright © 2011-2013 佛訊網 foxun.com.cn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色Av色Av色AⅤ色AV